夜游神游月

羽生结弦 | 坂田银时
灵魂已经出卖给辰马
I revel in tarnishing him

-  Tell me something I don't know.

-   I love you.


电影学院一年生聚会,市中心包了个pub。

我跟着导演预备役小哥去凑热闹,去pub之前他们已经组成的一个短片拍摄小组先在朋友家聚了一下,我安安静静地窝在沙发里,假装听得懂他们聊天。小组里有个女生总往导演小哥这边凑。

到了pub里也一直来我们面前晃。

我就把外套给导演小哥拿着,和朋友分散只剩我们两个的时候也接吻了。

然后我果然就被那个女生瞪了...隔着灯红酒绿群魔乱舞,那女生一脸痛难信地怔怔望着我。

非常棒,她一定恨死我了 。

(...愉悦

回来路上和导演小哥闹别扭,他无奈问他到底做错什么了。

我说那女生喜欢你。

他笑死了。

她是蕾丝边好不好,她不是一晚上try so hard跟你说英语,我还在想她喜欢你。

我:?????????我感觉她朋友是蕾丝边,你记不记得我们5个女生围成一圈跳舞,除了那个女生、那对twins、我,剩下那个人?她一直看我

导演小哥说哦她啊,她也是的。

我:???!

...厉害了你们电影学院蕾丝满地走啊?
话说今晚就有一对女的在我面前接吻来着。
好激动啊我简直迫不及待要去拜访了!

十二点回到家,导演预备役在吃晚饭。


我招了两个室友,一个学摄影,一个学导演。


今天是导演预备役第一天搬进来,摄影预备役比他早一天。我和摄影预备役折腾了这几天,都看不成电视。


其实也不是多爱看电视。但搬了新家就忍不住想证明这个家一切都在正轨上。


导演预备役说:你回来啦!摄影预备役把电视弄好啦!


我:他真是个天才。


导演预报役说我今天下午在小区里看见你,喊你名字,你惊恐地跑了,我还追了下。


我说不可能,没人喊我,我也没跑。


他说真的很像,连穿着都一样。


我今天穿紫色的及膝连衣裙,在罩了灰色的针织小外套。


我一悚,你今天是第一次见我,现在才知道我穿什么衣服啊!


电影预备役说,我可能是遇见了你的克隆。


我坐下来后,说你怎么不开电视。


导演预备役说很久不看电视了。


我开了电视,videoclub左侧在宣传素鸡8。


我念fast and furies————他问你喜欢这部电影?


我说喜欢啊。有一个场景,车从天上掉下来...


我喜欢无脑烧钱片一贯坦坦荡荡,但面前是个导演预备役,还是想跟他多讲几句,但还没来得及解释,


他说是啊,的确。


我自暴自弃又满怀骄傲地问你知道我最喜欢的电影是哪部吗


环太平洋!


他喜难信。


“我当时看着你就想,她会不会说环太平洋...”


“环太平洋也是我最爱的电影!”


[JOY4/银时中心] 译文: one step forward, two steps back

突然诈尸...因为,我生日要到啦啊哈哈。给自己的生日礼物。

我知道我还欠着一篇虚松银

10月10再填(对不起,我已经是一条彻头彻尾的咸鱼了

没法讲我有多爱canadino这位作者,她的坂银和长银简直奠定了我的cp观,我后来滑向坂银阵营就有她一份推力。
她的坂银都艹得很hot,感情却很冷,谁让两个人都那么酷(。冷酷之下是坂本的银时中毒依赖,银时的一丝温柔和许多悲哀。
 她的长银颓废迷蒙,充满白日做梦的美感。
 她笔下的高杉比较小公主,所以很多时候她写的到底是银高还是高银,我不太确定...但怎么港,她文章不论你觉得是银攻也好银受也好,都是银时中心,她是银时粉这点还是很确定的。怕踩雷的话那就只看坂银吧啊哈哈

不要怕。她真的是。银时特能苏。


原地址 https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4501491#main

作者 canadino

授权在路上或者没有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坂田银时,白夜叉,在那天虎头蛇尾地背弃了攘夷队伍。他并非像坂本那样,早有预谋甚至提前数好了每一分钱,确保自己在夜深人静中能一去不回。他只是在某个下午,突然觉得他受够了。他挥剑,看到自己的动作,却感受不到剑。对松阳的感情仍然郁积在他胸口,但他已经无法假装自己在为什么而战,他甚至想不起来一开始他究竟为何来到这战场上了。他累了,很累。

作为一个队伍的首领,他隐约觉得自己至少应该留下一张纸条,但反正他也知道队伍不会在一个地方停驻过久,他们总要转移到下一个阵地去的,带着他或不带着他。于是他就走了,走出帐篷,走到放哨的前岗。哨兵向他致意,他点点头,但没人拦他,也没人问他为什么离开。他走出营地,将哨兵的议论留在背后,走进了附近的树林。一路上,他总觉得自己会被人叫住,听到朝他奔来的脚步声,叫着让他停下。他砰砰的心跳在耳膜鼓噪,反复咀嚼着自己即将给出的说辞:他是如此地懦弱且蠢,也只能说自己是去上个厕所,并不可疑。或者他察觉到树林里有动静,只是去检查,绝无什么弃船逃跑的打算。他们不会把刀架到他脖子上,不会察觉,他是要走的。他自言自语反复念叨着各种说辞,迈出了一步又一步。最终,视野中出现了一个小镇。情怀高尚的攘夷志士们为了避免平民卷入冲突,驻扎营地总是离居民区很远。他转身,身后空空如也。他孤身一人。



[=]

银时和桂,更多时候总是桂来找银时。而这些时候,银时躲他的次数又比不躲多。因为桂的到来毫无征兆,非常烦人,最主要还因为桂总喋喋不休地让他加入他领导的温和攘夷。银时对此并不舒服,因为无事生非地嘲弄前战友、现朋友不是他的爱好,不过因为桂称得上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,他又觉得可以忍耐,因为他知道无论什么时候只要他伸手,桂的手臂都在那里等着他抓。

一个寒冷的夜晚,银时因为心情低迷胡作非为,被神乐一路追出家门,遇到了在码头附近徘徊的桂,银时就说要请他。尽管两人都知道在请客这个问题上,银时连给自己买个厚点外套的钱都没有。“好吧那我就问了,”桂说——两杯温过的烧酒,三个小菜,这就是两人钱包合在一起能买的一切了,“你在烦恼什么,银时。”

"学生时代做项目“银时说,”有个彻头彻尾的混蛋吃不了苦。当你被分进一个小组,大家一起埋头苦干也其乐融融,但交报告前的最后一晚,有个组员突然不再回复任何邮件和信息,而你们仍然剩下大量工程要做。这简直是惨案了。那家伙我以后肯定见一次打一次,你懂吗?“

桂盯着自己面前的清酒,陷入沉思。”我明白,一开始我可能也是这反应。不过deadline前那几个星期,我们确实一起并肩奋斗过,不是吗?形势总是难以预料的,假设一个人折了腿,我不可能去责骂他,你为什么站不起来。如果我认为我组员是这种会抛下他人的人,我一开始就不会那么信任他。“

”你太天真了,假发。这就是你被人耍的原因。“

他手中桂的头发长而柔软。他想起他们小时候总是找桂的麻烦,由于桂无数次的抗拒剪发。桂模仿松阳蓄发不仅仅出于审美,也是因为享受由松阳给坐着的他修理头发——桂的头发总是长得很快,刚剪完没几个星期,他的头发又长过腮边了。银时总说他只长头发不长脑,而高杉说只有变态头发才长那么快。桂对此总是充耳不闻,除了,谁敢扯他头发他就拳头伺候。银时的手指沿着一束发丝滑下,将其勾到唇边。那闻起来像盐和香油的混合。他们身下是陈旧破烂的被子,板板块快甚至都结在了一起。他们在某个桂所知道的,贫民窟深处某栋大楼的一个小房间里。榻榻米破破烂烂,墙上也坑坑洼洼,上面有些拳头大小的深坑,似乎一击就能掉下一大块。桂在银时的背上,喘着气,”是我选择了被人耍,“他说,”所以接下来发生什么都算我的。“

”那就愚弄你两次。”银时开口说,桂的头发从他手中滑下,在他的肩头散成美丽的一团。

“我不会原谅背叛我的人。”桂说,“但你的攘夷入会费我还是想给你打个折,你懂吗?”月光从窗口洒下一块矩形,在桂的头发上反射出暗淡的光圈。银时感觉下次洗衣服时他能在自己衣服中看见几缕桂的头发。他被这个念头逗乐了,倾身去吻桂的嘴唇。那唇瓣薄薄的,发着抖。



[=]

有天下午,一大束光线突然打到银时身上,彼时他从商店换好零钱正要去打柏青哥,却发觉自己被升到半空,进了一艘飞船里。他被传送进一个小房间,一进去门就立刻落了锁,凭他如何砸门也没用。

门外响起逐渐逼近的脚步声,他想着要如何求对方饶他一命:看看他的头发吧,生来就是天然卷,可以说非常惨了,还是个一无所长的废材大叔,请务必把他归还芸芸众生,留他泯然众人间继续腐烂。但门开了,门外是坂本过时老套的笑声,他说,你好呀,金时,抱歉那么粗暴把你撸来,但是我经过一个小行星带,整个行星带的全是酒水商店和炼酒厂,我第一个念头就是,靠这不是天堂吗!银时绝对会乐意在这里和我胡天酒地的,所以现在我们就在这里啦。“

”你不用工作吗?“银时问,”你忘了你的微笑酒吧吗?你忘了你掺和我的生活就算了,我可不想掺和你的。更重要的是,你能叫对一次我的名字吗?”

坂本的回应就是笑。一直笑,银时就等着他笑完直到可以说话为止,一直笑,银时也就没机会再开口。陆奥从坂本身后走进房间,坂本就出门呕吐去了。“代我老板向你无数次道歉,”她说,声音平板淡漠,“他想给你一个惊喜,所以当天就把你绑来了。”

“我可是有工作的!”银时喊道,“家里有孩子在等我回去!他们还坐在门边等我脚步声响起呢!没有我他们会绝望的!"陆奥仅仅鞠躬点头,然后就留他一个人在原地大呼小叫。直到他们驶到第一个小行星时坂本才再次出现,他脸色有点苍白。在光顾了该行星上唯一一家酒吧——也是这行星上唯一一个建筑,两杯酒下肚的银时放松下来,停止了抱怨。两人摇摇晃晃,从一颗行星荡到下一颗行星。在第七颗行星上的一个小旅馆,坂本把银时操进了床垫。他们在鼻息相闻间大笑。坂本说他要歇息下,习惯一下脚踏实地的感觉,实际就是,他在船上要比他在床上能耐。银时也笑,笑得晕晕乎乎,但即便如此,高潮时他也没漏出一丝声音,他就是不肯让坂本得到这份满足。坂本生而就像一条船,坚悍,伟岸,目标之清晰航向之确凿,完胜他们其余人所有。

那之后,坂本坐在床上安静缓慢地呼吸,若有所思。他的墨镜被丢到一旁。银时在床下找到一包被丢弃的香烟,里面还剩三支。在他人呼出的氧气里,尼古丁尝起来更甜,而他点火用的是坂本挂在飞船钥匙上的打火机,是的!坂本的飞船钥匙上有钥匙扣挂绳这种东西!他吐出一口烟。

”我梦到战争了,“坂本说,比他惯常的大嗓门更轻柔,于是就变成和常人差不多,”一种置身事外的体验。我看到每个人都在跑,在砍杀,但是我不是从自己的眼睛,也不是从任何人的眼睛里看到这一切。那是一双不在场的眼睛。“

“下次你再有这种感觉,不必把我抓过来告诉我。”银时说,把烟灰点到旁边床头柜上那叠安全套包装上。

“我以为你会懂,”坂本说。

“看着所有人,自己却不在场?”房间闻起来是汗水,烟草,性事的味道,“遥不可及?”

“你恨我,”坂本告诉他。“你和其他人都是。我只是一个年轻人,没什么必须战斗的理由。我是来得晚也走得早,可是直到现在我也不喜欢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。”他垂着头,心不在焉地揪弄着胸膛上一根毛发。

“不,”银时说,“恨你,听起来会好像我很在乎你。”他把烟在床头金属的部分掐灭了。坂本看着他。“战争曾经是,但不会一直是你的领域。所有人都知道你会走。你看见的东西不适合你,你也知道你的极限,所以你就停下了而已。“

”你使我听起来还挺有责任感的。“坂本的头歪向一边肩膀,他的双手放在膝上,隔着一层堆叠在他腰上的床单。”你呢,银时?你又是怎么为自己开脱的?“

银时作了个鬼脸,”我没有。“




[=]

某些新八神乐留宿在志村家,而银时将桌子后的窗户留着的午夜,当他敞在自己的榻上,高杉会无声地潜入。然后就是暴烈狂躁的性事。高杉弃门择窗,因为他就是那种人,而且如果走正门的话,登势酒吧人来人往的他也过于显眼。高杉什么也不用说,只需当银时听到动静来客厅查看时,把他逮住惯在——办公桌上,沙发上,饭桌上,这不重要,这房子里几乎每个角落他们都做过了。他们做得像兔子一样急色,只一轮轮无休无止,直到银时的屁股连挪动一厘米都怕,直到高杉的眼眸有了光。

因为他们身高的差距,和整个世界都得被银时自作主张扛在肩上的事实,银时轻易就能把高杉抱起,把他几乎已经落下的浴衣拢上,带进厨房。银时把高杉随意地放到柜台上,打开冰箱给自己取了一盒草莓牛奶,又给高杉取了一瓶没开的水。高杉面无表情地看着他,紧了紧自己的浴衣,仿若无骨一般贴在身后的橱柜上。

”最近怎么样?”银时柔声问,按了按他掌中的水。“眼睛还疼吗?“

高杉把水扔回去,尽管银时现在是这个身体状态,还是没什么困难接住了。”我的眼睛几年没疼过了。别搞这做作的样子给我看,出了门你还是追着我脖子砍。“

”我的房子,我的规矩。“银时耸耸肩,”把这水喝了。容我对你好点。“他把水递过去。过了好一会高杉才慢吞吞地接过去,拧开。银时靠着柜子滑到高杉的双膝间,被高杉的大腿心不在焉地撞了一下。”你知道我为什么在做完后要这样对你吗?因为我知道这会让你恼火。“

”我恨你,“高杉说。

”你当然总是恨我的,恨到来艹我。【#】“他张开手,抵在高杉腰际两侧的柜台上,垂下头,知道如此便能将后颈暴露在高杉眼前。这是他有过的最脆弱的姿态。高杉没有动。”有时我很好奇——我知道这没意义,你反正会恨我到升天——我还是好奇,你会不会原谅我。“

厨房内,四下俱静。只听到水瓶被放置在他手边的声音,而银时的眼帘垂得那么低,低到几乎已经阖上。他听到高杉的手移到他的头上,然后他的头被按进对方的胸膛。银时知道高杉袖中一直藏有剑,因为高杉从未脱离备战状态。银时为此心跳一度停止,但无论如何,他还是闭上了眼睛。

在他后颈落下的是一个吻。”我现在还没有杀你。“高杉说的就是这些了。

end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#】get under someone’s skin

1 to make someone very annoyed or upset

2 if someone gets under your skin, you are very attracted to them, especially in a sexual way

呆呆,桂桂,高高
͟͟͞͞(๑•̀=͟͟͞͞(๑•̀д•́=͟͟͞͞(๑•̀д•́๑)= ͟͟

银时
(*゚◇゚)
银时
(ˊ〇ˋ*)و

呆呆,桂桂,高高
σ(゚・゚*)(TДT) (#゚皿゚)

虚大大
¯\_(ツ)_/¯

银时
(;´゚д゚`)
银时
(*゚ー゚)

松阳
(^ω^)

银时
━( ゚∀゚ )━♥

虚大大,呆呆,桂桂,高高
(・へ・) (・へ・) (・へ・) (・へ・)

黑科技面料!衬衫颜色可以随背景改变!就算你身长193!健气可爱又男子力爆棚!日本野球的ace!年薪2.7亿!也可以完美融入周遭环境一点也不突兀呢!

等饭吃,好无聊,调戏你们w

放个陈年脑洞,热度上15就写成文

不上就不用写了嘿嘿